刘清贵

在民航运输飞行中,国际飞行安全界流行“七大安全风险”之说,可控飞行撞地(CFIT)排在前三甲。CFIT就像一个隐形杀手,时刻威胁着航空安全。飞行员怎么做才能减少CFIT的风险呢?

姚永强

人们常说,天高任鸟飞,但现代飞机在空中可不是任意飞行的,而是要按照严格的航路和高度飞行。随着飞行密度越来越大,飞机之间横向和纵向的调整空间已经十分有限,民航业更多的是利用垂直方向的高度差来确保飞行安全。受过严格训练的飞行员在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的飞行中保持正确的飞行高度并不难,但是为什么他们还会飞错飞行高度呢?

姚永强

每次国际油价上涨,航空公司都能感受到运营成本增加的压力,因为航油销售价格与世界原油价格紧紧绑定,而航油成本已成为大多数航空公司最大的成本项目。控制航油成本的快速增长,是摆在民航面前的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刘清贵

在可控飞行撞地(CFIT)项目研究启动会上,笔者和大家谈了自己对飞行安全的一些思索,即飞行安全“12345678”。具体来说,就是树立一个理念、守住两个包线、规避三种差错、活用四条金律、警惕五大态度、用好六大工具、遏制七大风险和精读八本专书。

姚永强

在高速公路上行车,系好安全带,事故对人员的伤害会减少80%。遵守这样的规定本应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总有人认为,这些规定是对自己的束缚,并出于各种目的不严格遵守。这就像飞行员和规章的关系,飞行员应该严格遵守规章,但总有人违反规章。规章是飞行真正的“安全带”,如何让广大飞行员养成“一上机就系好安全带”的习惯呢?

刘清贵

仲春季节,飞临四川成都双流机场,从飞机舷窗四下眺望,只见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从宜宾、自贡、威远往川西平原延伸。蓝教员深吸一口气儿,好似清香扑鼻。 吃过晚饭,机组三人相约到双流棠湖公园散步。

刘清贵

  1.小瑕疵带来大漏洞   由于路况不好,机组车行驶缓慢。为了转移注意力,蓝教员给副驾驶小马出了道算术题:90%×90%×90%×90%×90%=?   小马扒拉了几下手指头,没算出来,问了句:“5项连乘啊?”   副驾驶小王见状,掏出手机,按了按,说是0.59。   “加上百分号,就是59%。”蓝教员说,“这说明什么?”

姚永强

当每一次因为机场低能见度而造成航班延误和取消的时候,一些对民航稍有了解的旅客总在问:“飞机不是有盲降设备吗?为什么还不能起降呢?”而事实是,飞行要讲科学,有盲降设备并不代表飞机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天气下起降,盲降并不是盲目起降。

推荐文章
联盟梦断 跨太平洋市场竞争加剧
基于系统分析视角的临空经济区“港-产-城”一体化发展研究
促进支线航班量质同增
机场发展临空产业的思考
发展通用航空,福建怎么走?
中国民航业面临的节能减排形势与挑战
基于口岸开放背景下珠港两地机场业务协同的思考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