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绑定手机号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立即绑定
专家介绍

刘清贵

刘清贵,1963年生于四川威远,1982年毕业于空军飞行学院并留校任教。从军18年,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1997年转入民航,历任:机长、教员、检查员、局方飞行技术委任检查代表、公司飞行训练经理,民航总局航空安全办公室监察处副处长、安全信息处处长、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运行副总裁、春秋航空副总裁兼安全总监、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总飞行师,现为中国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副主任。安全飞行近14000小时,是波音737、757、767、747和空客320机型的机长教员。中国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民航局特聘专家。 出版了飞行安全专著《机长视野》、《机长论道》。发表了管理、安全、飞行等专业文章百余篇。

数据驱动安全2018-11-08

10月9日~12日,全球飞行品质监控大数据会议在美国洛杉矶召开。国际航协、世界主要航空公司、设备生产厂商等参加了会议。中国民航派出专家团队全程参加会议,我国国航、南航专家在会上分别介绍了各自公司飞行品质监控数据在飞机维修领域的创新运用情况。笔者代表中国民航在会上作了《数据驱动安全》的主旨发言,围绕中国民航的安全业绩、大数据实际应用和面临的挑战及对策,和与会代表一起分享了中国民航的安全做法。

新时代,如何坚持安全第一?

从基础驱动要素来看,我国已经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约4亿人,美国是0.9亿人)。从人均年航空出行次数看,现在只有0.35次(世界平均水平是0.5次),按照相关测算,2020年将达到0.5次。届时,民航年旅客运输量将达到7.2亿人次,航班保障量将达到1300万架次。在不到两年的时间,运行规模还将增加20%。面对巨大的发展需求和安全运行保障压力,我们唯有敢于担当、创新管理,全力推进安全与效率的协调发展,才能打造出安全高效顺畅的民航运行新局面。

飞行关键阶段是指滑行、起飞、着陆和除巡航飞行外在3000米(10000英尺)以下的飞行阶段。虽然这个阶段在总飞行时间中只占约10%,但集中了大多数飞行安全风险。为什么要用“关键”这个词?笔者认为,这是基于风险的可能性、危险性两个维度来综合考虑的。这个阶段包含航空器最容易发生重大事故的“黑色11分钟”,即起飞爬升3分钟和进近着陆8分钟。

分析2017年空管安全信息系统收到的关于“偏离空管指令”的自愿报告数据,发现突破指令高度占比48.69%,飞错进离港程序占比13.41%,飞错(偏离)计划航路/航线占比14.43%,偏离地面滑行路线占比23.47%。其中,突破指令高度几乎占了一半。随着航班运行量的持续增加,交织而生的安全风险将在局部繁忙区域内处于高位状态。

在民航运输飞行中,国际飞行安全界流行“七大安全风险”之说,可控飞行撞地(CFIT)排在前三甲。CFIT就像一个隐形杀手,时刻威胁着航空安全。飞行员怎么做才能减少CFIT的风险呢?

在可控飞行撞地(CFIT)项目研究启动会上,笔者和大家谈了自己对飞行安全的一些思索,即飞行安全“12345678”。具体来说,就是树立一个理念、守住两个包线、规避三种差错、活用四条金律、警惕五大态度、用好六大工具、遏制七大风险和精读八本专书。

可控飞行撞地(CFIT)是在飞行员控制下的一架适航飞机无意中触及地面、障碍物或水面所发生的事故。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