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民航网专题>2016看山西
中国民航带您看山西 朔州:雁北古风 边塞诗情
来源:中国民航网2017-07-28 14:21:00

朔州,地处桑干河上游,它西北毗邻内蒙古自治区,南扼雁门关隘。这片古老的雁北土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秦皇汉武,都在马邑(朔州古称)留下了抗击匈奴的慷慨诗篇;辽金时期,辽国萧太后在朔州应县倡建了兼具宗教和军事瞭望功能的佛宫寺释迦塔,即人们今天所熟知的应县木塔;评书演义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宋朝杨家将与辽国军队血战金沙滩的故事,也发生在朔州怀仁县;而到了明清,长城关隘杀虎口则成为三晋人民“走西口”血泪史上最重要的一站……1989年,由于探明的巨大煤炭储量,朔州市正式成立。直至今天,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向人们展示着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传奇诗篇。

先秦时期,秦始皇曾派大将蒙恬在雁门关外北逐匈奴,围城养马,造就了朔州的起源——“马邑”;汉武帝时期,著名的“马邑之谋”则结束了汉朝与匈奴之间屈辱的和亲历史,同时也揭开了汉武帝北伐匈奴的历史帷幕。南起雁门关,北至杀虎口,这条“马邑古道”,历来是中原和大漠以至中亚、欧洲互通的交通大动脉,也是万里茶道上的重要节点。明清时期,“走西口”的晋商与三晋移民从杀虎口出关,前往内蒙古等地,为生存,踏上未知而伟大的冒险征程……但也正因为如此,朔州,不仅仅是众多历史大事件的聚合地,同时也孕育了无法复制的独特人文精神,直至今天,这种精神仍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熠熠生辉。

应县木塔

历千年而不倒的应县木塔,其名声无需多述——世界上现存唯一最古老、最高大的纯木楼阁式结构建筑,与法国埃菲尔铁塔、意大利比萨斜塔并称“世界三大奇塔”,是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建筑瑰宝。应县木塔本名为佛宫寺释迦塔,始建于辽道宗清宁二年(1056年),距今已有近千年历史。木塔由辽国萧太后所倡建,规模形制皆显皇家气象。木塔塔高67.31米,外观五层六檐,各层间夹设暗层,实为九层,其平面为中国宝塔常见的八角形,据传使用木料3000立方,约2600多吨重。“漯南宫阙尽,一塔挂青天”的高度,使木塔在当时充分彰显辽国国威的同时,也兼具有军事瞭望功能。而最令人称奇的是,木塔除一层为砖结构外,整个塔身完全应用以黄花松和榆木为材的榫卯结构,无一颗钢丝钉,并且经历地震、洪水、战火等近千年的风风雨雨而屹立不倒——在建筑学家眼中它价值无限,在百姓眼中它确有神佛护佑。

走进应县木塔,首先最吸引人们关注的或许不是木塔本身,而是塔周飞旋的麻燕,这些麻燕与木塔的保存其实不无关系——麻燕喜欢在亭台楼阁古建筑的高屋檐下为巢,以虫为食,可以有效减少虫蛀对于木构建筑的损害,但同时,它们的粪便也是令古建维护人员头疼的一个问题。

木塔其塔身悬挂的诸多匾额堪称全国木塔之最。其中,地位和悬挂位置均为最高的匾额为明成祖朱棣所御笔亲提“峻极神工”,“峻极”是指木塔之高峻,而“神工”则指木塔设计和建筑技艺之奇绝。而下面一层的匾额“天下奇观”同样为明代皇帝明武宗朱厚照御题。塔身中央悬挂的竖匾“释迦塔”,是木塔匾额中最古老、最珍贵的一块,由金代书法家王献所书,使用标准的颜体,丰润饱满,为颜书佳品。

如今木塔已不能登临,只有其一层大殿对外开放,殿内供奉的泥塑释迦牟尼像和壁画皆为辽代原作。佛塔最初是用来供奉佛祖舍利、经卷与宝物的建筑形式。虽然关于应县木塔供奉宝物的记载不多,但1974年,在木塔第二层和第四层主佛像的身体内,各发现佛牙舍利一枚,这或许也可以作为辽太后兴建这座塔以“释迦”命名的部分因缘。

梦回西口

“西口”广义上指的是长城以北的关口,狭义上指的就是朔州右玉县的“杀虎口”。右玉分有内外两条长城,杀虎口即外长城上的重要堡垒。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人口迁徙事件之一,“走西口”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走西口”可以说是一部充满血泪的移民史,也是一部华夏民族艰苦奋斗的创业史。正所谓“一入杀虎口,人间路难走”。如今人们可以登临位于朔州市右玉县的杀虎口遗址,缅怀这段早已风化在历史尘埃中的沧桑历史。

明清时期,山西北部土地贫瘠,自然灾害频繁,生存环境的恶劣迫使雁北地区很多人到口外谋生。明朝隆庆议和后,汉蒙通商互市,杀虎口成为通商口岸之一,更是“走西口”途中非常关键的一站,它是中原地区去往内蒙古、新疆和蒙古、俄罗斯必经之路,历来有“扼三关而控五原”之说。南来北往的商人必须在此查验身份,上缴税款。当年小小的杀虎堡内便生活和屯驻了3万人口,熙熙攘攘,极度繁盛。

如今到访杀虎口的游客不妨重走一段“西口古道”,这里是古代万里茶道的重要一环。穿梭在黄土铸就的明长城的断壁残垣中,遥望远方山脊线上一座座形如土丘的古烽火台,你会发现杀虎口当年的辉煌与落寞仍然依稀可辨。我们穿越杀虎堡、中关、平集堡,直至历经400余年风雨而依然屹立的明代古桥广义桥,石桥柱廊上雕刻的部分石狮子憨态可掬,雕工精湛,为珍贵的明代遗存。

朔州崇福寺

在朔州古城区,有一座始建于唐麟德二年(665年)的寺院,崇福寺。崇福寺的主殿是弥陀殿,现存建筑为金熙宗皇统三年(1143年)建造,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殿内的梁架斗拱、琉璃饰件、门宽匾额、塑像壁画皆为金代原物,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堪称一座至为难得的金代文化艺术殿堂。特别是其每一门扇的窗棂,花纹均不相同,有专家考证其雕刻的花纹实为古老的梵文,应是在窗棂上雕刻了一部完整的佛经。可惜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够破译这古老的语言了。

右玉精神

或许是走西口的精神已经深深烙刻在这片土地上,也铸就了右玉人坚韧不拔、于逆境之中奋斗的基因。建国后,为了改善右玉漫天风沙、极度干旱的恶劣自然环境,从首任右玉县委书记张荣怀开始,一任又一任的右玉县委书记带领着右玉人民,以近乎执拗的精神在沙质土地上坚持“植树造林”,用几十年的光阴,一代又一代人的汗水,共同谱写出可歌可泣的“右玉精神”。

人们初到右玉,或许无法体会到这种“沧海桑田”的环境变迁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到了右玉县博物馆,才了解到这漫山遍野的绿色有多么来之不易。在建国初期,右玉的森林覆盖率只有0.26%,大部分土地都是沙漠化荒地,而且“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其严重的沙漠化现象令右玉人的生活苦不堪言,还有专家预测,过不了多少年,右玉就会被风沙所彻底掩埋。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右玉人民都在政府的领导下,参加到了轰轰烈烈的植树造林过程中。“在沙漠种树”,这样听起来有些荒谬的念头,却被右玉人民坚持下来了:即便头一年种下的树苗第二年几乎全军覆没,他们也不放弃,慢慢摸索和总结经验,想办法从头再来……经过数代人的努力,如今,右玉的森林覆盖率已经提高到54%,让人完全联想不到过去黄沙漫天的那个老右玉。这种“执政为民、尊重科学、百折不挠、艰苦奋斗”的右玉精神,让人无法不从心底感生敬佩。

金沙滩杨门忠烈代代相传

金沙滩在朔州怀仁县城西南20公里处的黄花梁脚下,是当年宋、辽交战的古战场,也是当年杨家将杨业兵败罹难的地方,在这附近曾发现了多处古战遗迹。杨家将骁勇抗敌,精忠报国的故事,在这里代代传颂。

中国不少地方剧中都有《金沙滩》这个剧目,是杨家将的故事被演绎得最为丰富壮烈的一段。

历史上的金沙滩地域广阔,包括桑干河盆地上的朔城区南部、东部,山阴中部、东部,应县西部、北部,怀仁大部。而今天我们所说的金沙滩主要是指金沙滩生态旅游区,它主要涵盖金沙滩镇、何家堡乡,包括金沙滩林区和洪涛山林区。景区内绿树掩映,清流似带,建有仁和殿、点将台、八卦阵、天门阵、钟鼓楼、帅帐等建筑景点,或雄浑,或巍峨,让人们可以在风光中去了解这一段历史。

清凉山上清凉寺

位于怀仁县何家堡乡的清凉山上有一座清凉寺,是传说中文殊菩萨赴五台山途中的第一道场,并有“先有清凉寺,后有五台山”之说。其主峰上的华严寺砖塔,为辽代所建。

关于清凉山、清凉寺的古老传说非常之多。有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传说就是清凉山下悟道村有一口能让人开大悟、增大智的神泉宝井,传说饮悟道神水,可大彻大悟,神龙飞天,高第及准。不知道是不是应了这个传说,怀仁县城里有一所著名的怀仁一中,是山西非常有名的重点中学,周边几所城市的学生都纷纷来此就读。

边塞广武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王昌龄《出塞》

广武明长城位于朔州山阴县境内绵延20公里,土墙尚存13公里,其中从新广武起到白草口一段保存最为完好,顶部三层铺面,可以走马,沿山脊缓行,随山势曲折而起伏,宛如首尾不见的巨龙。据有关资料和碑文记载,广武长城是明代洪武七年(1374年)所修筑,属内长城,距离雁门关只有5公里之遥。八达岭、山海关等地的长城虽然雄伟壮丽,但已经过了近现代诸多修复,而广武明长城人工修复较少,很好地保持了历史原貌,在光影斑驳的断壁残垣之间,尽是时光雕琢出的苍凉与威严。

从广武长城上,可以轻松远眺汉时广武旧城,这里最早是汉武帝圈养军中马匹所建立的屯兵之城,如今还有外城墙较好地保留下来。

雁门关外向来是汉朝抗击匈奴的辽阔战场,汉高祖白登突围、武帝马邑之谋、李广雁门战败、卫青自定襄击胡、光武繁峙失利、灵帝伐鲜卑败北……无数的从军将士、驻守管理和当地豪门大族与普通百姓一起骨撒塞外,数百年间也在这片土地上遗留下数目众多的汉墓群。

广武汉墓群就在张家庄乡西南地段的新广武村北,占地面积达32平方公里,地面上有封土堆298座,连绵起伏,状若丘陵,其高度可达2~10米,最大封土堆高达20米,反映了死者当时的官位等级,也让人联想起那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感叹。广武地区也发掘出多座地下汉代砖墓,出土了一批汉代青铜器、古钱币与漆器,时间跨度为西汉汉武帝时期到东汉中晚期,有着重要的考古学价值。

朔州这片土地,或许称不上是一片沃土——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常年缺乏降雨,自古便是漫天风沙的西北边陲,战乱频繁,加上人们对于“煤炭城市”的固有印象,若不是亲历,谁又能想到今天的朔州,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竟是满目葱郁,经过河道治理后的七里河流经朔州市区,波光粼粼,水清如碧,如若一条绿色丝带贯穿城市始终,呈现出一幅“塞上江南”的独特画卷。朔州,让人们有理由相信“人杰,地必灵”。(《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王若思)

 

 

 

责任编辑:张薇
推荐新闻:
乌鲁木齐机场机务工程部开展航空器滑行...
富蕴机场推出“爱心雨伞”借助服务
桂林机场安检全面开展培训考核工作
女子酒后强闯机场安检通道被拘留
首都机场动力能源公司做好航站楼夏季供...
桂林机场航食公司举办“十二道乡味”新...
管制带新!华东空管局区管教员这么做……
西南空管局气象中心举办信息通报培训班
首都机场广告公司参观首届民航科技创新...
西南空管局飞服中心为四川航空欧洲航线...
首都机场商贸公司扎实开展“安全生产月...
乌海机场驱鸟器获得专利证书
富蕴机场单日保障起降架次创历史新高(图)
西北空管局飞服中心加强业务培训 提升通...
青海空管进近管制室"无限守候"班组举办...
东航技术公司北分“发光的”工会人(图)
东航北京财务中心与浦发银行北京西直门...
包头机场开展驻楼商户健康证专项检查
南航北方分公司举办国防教育党课
北海机场进行灭“四害”活动
返回首页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