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汇总
大国之翼|西风漫卷云飞扬
来源:《中国民航报》2019-09-11 16:49:00

20190911_001_04_2_副本.jpg

国航西南分公司一架空客A319飞机飞抵拉萨贡嘎机场 易世忠/摄

2016年,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开工建设。

2017年,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A及第三跑道启用。

2018年,贵阳龙洞堡机场三期扩建工程正式开工。

2019年,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改扩建工程进入实施阶段。

……

“十三五”期间,面对快速增长的航空运输市场,我国西部地区主要机场掀起了新一轮改扩建大潮。继成都机场之后,重庆、昆明机场先后迈入“双跑道”时代,贵阳机场也将于2020年迎来双跑道运行。同时,一大批西部中小机场的新建和改扩建也相逐浪高。可以说,机场的新增和扩容已经成为西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先导和缩影。

以往,人们提起西部,一面盛赞其雄浑劲健之美,一面也为其地广人稀、贫穷落后而扼腕叹息。但是,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一个山河壮阔、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人民富裕的新西部正在崛起。西风漫卷,云起云飞,西部已经成为蓬勃发展的热土。

而民航,正是这股滚滚洪流中的“急先锋”。

一个支点,撬动全局的发展

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局长蒋文学谈到民航在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中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时说:“在西部大开发进程中,民航在改善投资环境、促进对外开放,优化经济结构、带动产业升级、拉动经济增长、促进城市发展、富民固边、为偏远地区人民出行提供便利等多个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的确,在这场大变革、大发展中,民航就像一个支点,撬动了西部各省、市、自治区经济社会的全方位发展。蒋文学向记者讲述的一个故事就颇具代表性:2009年,重庆市政府找到民航西南局,想把重庆机场二期改扩建工程中的跑道规划设计长度从3200米延长至3600米,理由是为了能够起降波音747全货机。当时,重庆的产业还用不上这样的大型货机。但是,地方政府决定以民航为先导,修好跑道筑巢引凤。果然,调整规划后不久,惠普、宏碁、富士康等全球知名IT企业相继落户重庆,加快了重庆承接产业转移和区域产业升级的步伐。重庆生产的电子产品纷纷上了波音747全货机,从这条延长了的跑道上起飞,运往世界各地。

在比邻重庆的四川,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近年以“平均每3年1000万”的增长速度快速发展,年均旅客吞吐量增速接近10%,国际和地区航线达到118条,助力2010年设立的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在对外贸易、吸引外商投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使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进出口规模连续15个月在全国综保区中排名第一,打造出了内陆开放经济一个新的高地。

类似这样的例子在西部地区不胜枚举。截至“十二五”末,西部主要指标增速高于全国和东部地区平均水平,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增长超过10%。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比重达到20.1%,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8.7%。“十三五”期间,西部地区生产总值将达到20万亿元,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54%。与此同时,西部地区积极参与和融入国家战略,重点经济区、国家级新区、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引领效应逐步显现,一批新的增长极、增长带正在形成。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GDP达到900309亿元,同比增长6.6%。在18个GDP增速超过全国增速的省份中,贵州和西藏以9.1%的增速并列第一,四川达到8%,青海达到7.2%。

一个网络,人来人往的便捷

到2018年底,世界500强企业中有347家落户四川,287家落户重庆,43家落户云南。世界500强企业大规模落户西部,不仅极大地改善了当地投资和营商环境,也带来了大量的人员流动,使国际航线的开通成为当务之急。

从国际到国内,从国内到省内;从干线到支线,从支线到支线,一张层级分明的航线网逐步覆盖了西部天空,缩短了山高水长的西部与全国和世界的距离。20年来,西部大城市比肩东部迅猛崛起,而在西部边远的山区和乡村,也上演了一出出沧海桑田的惊世巨变。

云南机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学范说:“云南丰富的旅游资源和民族文化引人入胜。随着一个个机场的通航,边远落后的小城镇立刻就能吸引国内外的大量游客。”唐学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达到100万人次,将给当地带来直接的经济贡献总量基本是15亿元左右。同时,每100万人次年旅客吞吐量,将带动当地超过5000人就业。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祥和、宁静的中国西南秘境位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2018年,迪庆州游客量达214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375亿元,对GDP的贡献率达到16.8%。迪庆州旅游局局长鲁志军表示:“航空对于旅游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分巨大。机场提升了迪庆旅游业的品质,对迪庆州旅游发挥了提质增效的重要作用。”

作为先导性产业,民航不仅为西部地区带来了外面的人流,还改变了偏远地区百姓出行的生活方式。巴拉格宗大峡谷是香格里拉闻名遐迩的一个景区,藏族村落巴拉村就坐落于巴拉格宗大峡谷深处。过去,村民们出山的道路是一条不足一米宽的狭窄驿道,每次至少要走上5天。如今,一条宽阔的公路修到了巴拉村口,让巴拉村人走出了大山,也让世界知道了巴拉格宗大峡谷。依托旅游业发展,巴拉村里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家庭比比皆是。巴拉村的藏族导游格桑认为,机场发展得越好,就能运送来更多的游客,巴拉村的旅游业就能更兴旺。

这种距离的拉近,青海省受益也很明显。由于青海山陡路险,地面综合交通网络密度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往来不畅让这里饱尝“封闭之苦”。如今,在“一主六辅”的机场格局中,花土沟到省会西宁的时间由原来20小时缩短为1.5小时,果洛至西宁的时间由原来9小时缩短为1小时,各州县百姓交通出行的安全性、便利性显著增强。

机场还为边远山区百姓架起了空中生命之桥。自2015年以来,西藏区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由290万人次增长至530万人次,同期通过航空转运急危重症患者次数也不断增长。以拉萨机场为例,2015年运送担架旅客30人次, 2018年增至100人次,2019年仅上半年就已达到59人次。

一个渠道,加速产品的流转

3000米跑道连接世界。机场的高效、便捷也带来了物流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国际航线网络的完善,让西部各地物流发展呈现百花齐放的景象。

云南独特的自然条件,让这里盛产鲜花和菌类。随着航空运输的发展,这些鲜货不仅通过陆路发往国内,也乘上飞机飞向东南亚、中东、欧洲和大洋洲。

昆明机场从巫家坝转场长水以后,航空货运国内仓和国际仓的物理空间得以扩大,货物运输能力得到极大提高。2016年,第一次出现了单日进出港货量突破了1000吨。2018年,昆明机场全年货运吞吐量已经完成了30万吨,在全国机场货运排名中上升到第7。

近年来,贵州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产业正繁荣发展。航空货运除鲜花、邮件、酒类、药品、服装、配件等“传统”货物,智能终端等“新兴”货物(如:手机等电子产品)成为“新增长点”。

在重庆,重庆—卡塔尔多哈、重庆—阿联酋迪拜直飞航线的开通,打开了重庆IT产品、手机等智能设备的中东、非洲市场。2018年,这两条航线共运输智能产品接近5000吨。此外,2018年1月开通的自重庆经马来西亚吉隆坡至印度的国际货运航线开通,为重庆手机产业打开了南亚市场。2019年4月,埃航开通重庆—亚的斯亚贝巴定期货运航线,有效满足了重庆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产品发往中东、印度、非洲、南美等市场的货运需求。据统计,自2012年以来,重庆国际全货运航线数量、班次以及国际货邮吞吐量,已连续6年位列中国西部前列。

当前,重庆正加快航空物流园建设,助力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建设。目前,重庆机场航空物流园已入驻企业72家,已建成物流区面积约23万平方米,年货邮保障能力110万吨,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空港保税港区与机场的无缝衔接,航空物流整体保障能力在中西部地区处于领先水平。

一条通途,许下生命的诺言

危急关头,方显英雄本色。

2018年5月14日,注定被载入史册。这一天,川航3U8633航班突发特情,风挡玻璃破裂。机组成员与西南民航各单位通力协作,完成了一次史诗般的成功备降,保证了机上119名旅客的生命安全,被民航局和四川省政府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组”称号,机长刘传健被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长”称号。

2018年9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专门邀请川航“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全体成员参加国庆69周年招待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他们,并同大家合影留念。

“安全是民航业的生命线,任何时候、任何环节都不能麻痹大意”“伟大出自平凡,英雄来自人民”“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赞扬了英雄机组在处理险情时的英雄行为,并对进一步做好民航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对民航业和全体民航人产生了巨大鼓舞。

民航始终为生命护航,不仅是危急时刻临危不乱、全力保障旅客生命安全的空中英雄,更是突发灾害后的应急保障先锋。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突发8.0级地震。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役就此打响。20时,空管临时塔台组建。21时45分,机场对出港航班放行,四川航空主动请缨,满载175名旅客的飞机顺利起飞,飞向北京。23时30分,灾后第一架进港航班安全落地。在最短的时间内,西南民航人众志成城,保证了“空中生命线”的畅通。

大地震后,一条条山路变成天堑,一座座乡镇成为孤岛。5月14日,中国民航局紧急下发关于征用直升机参加抗震救灾行动的通知,拉响了民航直升机大救援的“集结号”。民航直升机抗震救灾飞行指挥部在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广汉分院成立。5月15日,第一架集结到位的直升机投入救援工作。随后,一条条与死神赛跑的空中生命线直达灾区。中国民航通用航空队伍参加应急救援任务,首战告捷,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优势。

通用航空与运输航空共同构成民航发展的“两翼”。近年来,因其重要作用而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民航局局长、通用航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冯正霖多次指出,通用航空发展要坚持安全第一,放管结合,让通用航空器“飞起来”,让通用航空飞行爱好者“热起来”。在广袤的西部地区,运输航空与通用航空比翼齐飞的故事正不断上演。2017年11月,民航局与青海省政府联合下发《关于在青海开展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工作通知》,在青海省内开展“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同年12月,四川成为全国首个开展低空空域协同管理的试点省份。2018年,《四川省低空空域协同管理运行规则(暂行)》出台,规划了“四点三片一通道”。澜沧普洱—澜沧、澜沧—西双版纳—澜沧、昆明—宜宾—昆明、青海柴达木盆地德令哈—格尔木—花土沟短途运输航线的开通,预示着通用航空短途运输正在成为部分边远地区居民出行的新方式。

当前,西南管理局正加快推进航空医疗救护在四川、重庆的试点,形成空地一体化的应急抢险救援格局。青海机场正积极推动将基本航空服务纳入国家财政支持范围,扩大基本航空服务计划的资金来源,引导各省市区支持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调动地方发展支线航空的积极性。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西部民航加大中心城市的发展力度,促进这些城市追赶东部,实现更充分的发展。同时,把航空服务延伸到更广大的边远、贫困地区,助力这些区域解决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腾冲、香格里拉、临沧、康定、毕节、铜仁、林芝、玉树……民航带来的发展驱动力有目共睹。然而,所有的过往仅仅是一场伟大变革的开始。西部民航人深知前路漫长而且艰辛,他们还在路上。(《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吴勇、何丹)

责任编辑:zhichun 000
推荐新闻:
华北空管局通信网络中心持续开展“空管...
华北空管局通信网络中心完成航班时刻表...
首都机场动力能源公司团委举办“青春源...
东北空管局终端管制室开展安全生产大检...
且末机场完成应急救援计划(预案)外审工作
桂林机场航食开展用电安全大排查
桂林机场全面悬挂消防安全责任牌
呼和浩特机场与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召开...
湖南空管分局气象台预报室开展新预报规...
西南空管局飞服中心为四川航空新开国际...
乌兰浩特机场召开鼠疫防控部署会
内蒙古民航机场地服分公司新购置30辆拖...
桂林机场货站开展应急救援桌面演练
首都机场餐饮开展新入职大学生军事训练
珠海空管站管制运行部与技术保障部开展...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离退休人员服务管理中...
梧州机场召开2019年通航保障协调会
呼和浩特机场完成航站楼2019年灭火器年...
首都机场安保公司深入开展秋冬季火灾防...
桂林机场安检站旅检科举办业务技能比武竞赛
返回首页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