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介绍

张亮

张亮,河北唐山人,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中国民航大学交通信息工程及控制专业硕士研究生,美国西敏学院访问学者。具有航空公司运行控制工作经历,持有中国民航飞行签派员执照。研究方向:民航高等职业教育研究、通用航空运行管理、机场鸟击防灾等。主编《航空气象学基础》、《航空公司运行控制》2本民航专业教材,参编《机场鸟击防范与管理》、《机场鸟击现场勘查与应急救援》等6本民航专业教材,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项;主持或参与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

目前,就我国现状来看,通用航空运营企业有如下几个特点: (1)经营性通用航空企业多以通用航空公司、通用航空俱乐部、通用航空飞行学校的形式出现,几乎涵盖民航局全部运营范畴。各通航企业规模不一,从事的作业项目形式也各不相同,呈现出各自为政的松散结构。有的企业规模较大,机队数量在几十架以上、机型多,开展的作业项目种类也多;有的规模较小,飞机数量在 2-8 架之间,多数常年经营农林业航空作业和娱乐飞行。 (2)通航企业运营成本高、经济效益少。经营性通用航空企业需要购置航空器、航材、租赁等进口关税、增值税高,维修费用高,大大提高了企业的投资成本和运营成本,造成满足市场需求的供给能力成本提高。另外,有些从事服务工、农、林业和抢险救灾等任务的通用航空企业,成本和安全要求高,作业价格低;社会效益高,经济效益低,制约了通用航空企业的良性发展。 (3)通用航空运营企业受到空域限制、禁飞条件制约以及飞行季节性强等因素的影响,飞行任务不饱满,造成人、财、物的浪费,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并没有真正实现低空飞行的梦想。因此,造成了很多通用航空专业人才匮乏与流失,使通用航空企业缺乏后备力量。

通用航空作为民航运输方式的一种,其主体功能便是进行交通运输。通航飞行最大的特点就是其快捷性。同时通航飞行机动性大,通航飞行只需有合适的起降场就可以开辟航线,一些小型通用飞机可以在土跑道上安全起降,某些低速飞机甚至可以在平整的麦田里降落,因此通用航空机场的修建对于支撑通航飞行活动意义重大。

各国产业发展政策为我国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思维:在一个“智能、网络化的世界”里,新技术、新思维将逐步渗透到通用航空产业的整个链条当中,政府层面的通用航空政策制定与运行监管模式、通用航空企业层面的盈利方式、居民层面的通用航空产品的消费需求都将发生质的改变。

随着国家逐步开放低空领域、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以及通航良好的经济带动作用,激发了政府、企业发展通航的热情,我国通用航空产业发展呈现加快发展的态势。通用航空产业园发展前景良好。

通用航空产业园是利用国内航空产业资源和引进国外技术,以规划的通用航空产业园区为依托,包括总部基地、通航商旅飞行、通航FBO运营、MRO运营、飞行培训、飞行器展示中心、航空物流、航空展览、航空救援等项目和飞行器组装、改装等业务,建设集原材料供应、零部件制造、整机组装、机场运营、飞行培训等于一身的通用航空产业基地。

简政放权指精简政府机构,把经营管理权下放给企业。是中国在经济体制改革开始阶段,针对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政企职责不分、政府直接经营管理企业的状况,为增强企业活力,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而采取的改革措施。简政放权包含四层含义:第一层含义,向下级(基层)放权、向社会放权与向市场放权;第二层含义,由政策式放权向法治式放权转变;第三次含义,将职能下方与职能加强有机结合;第四层含义,将自我放权与外部监督有机融合。

法律制度本身也是一种资源,目前我国涉及通用航空的法律只有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华人民用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于1995年制定,分为16章,共计214条款。其中涉及到通用航空的内容只有l章、6条,而其余大多数的内容针对运输航空。

一.国家出台产业政策,支持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力的通用航空产业发展;二.我国消费潜力巨大,通用航空产业消费需求旺盛;三.全球技术创新和工业革命的深化为我国通用航空产业发展带来了机遇。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